和戴笠不同,毛人凤眼神间并没有那股狠狠的杀气,他是和善的,身穿黑色中山装,留着小平头,鼻梁不高,嘴唇宽厚,面相上讲,这是老实忠厚之相。实际上,继戴笠之后,毛人凤扳倒了郑介民,很快就掌握了军统的大局,这是中国当时最大的特务组织,他成了特务头头。他真是个忠厚之人吗?电影《
开国大典》中有这样一个桥段。毛人凤到蒋介石办公室汇报工作,谈完工作,蒋介石忽然大发感慨,说自己要抢运人才,列举出张澜、罗隆基等一批人。毛人凤忽然十分紧张,提出请假出去打电话。蒋介石叫他用自己办公室的电话打,毛人凤只好硬着头皮接通了上海警察局局长毛森,只说“那一批,缓办。”又补充说“不是,是张澜、罗隆基那一批。”蒋介石面无表情地说:“我晚说一会儿,你就要下手了?”这就是表里不一的毛人凤。

毛人凤,1898年出生,字齐五,浙江省江山县人。早年毕业于上海沪江大学,后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他和戴笠是同乡,而且是同年出生,两人甚至是小学同学。毛人凤有政治头脑,可是时运不济。据刘秉荣《民国官场迷信实录》一书记载,1925年年底,毛人凤考入了广东黄埔军校潮州分校。翌年回乡奔丧间,在江山县城内悦来客栈与戴笠邂逅。时戴笠正不走运,落魄于乡间
。毛人凤告诉戴,谓“革命朝气在黄埔”,竭力劝戴赴黄埔军校投考。戴听从毛之言投考了黄埔军校,此为戴一生之转折点。同样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后来的发展却各不相同。戴笠由于和蒋介石结识,并且思想一致,黄埔毕业后得到重用,后来成为大名鼎鼎的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局长,而毛人凤则由于人脉稀少,寂寂无名。

不过戴笠并非无情无义之人,他心里还是记挂着毛人凤,觉得他是个人才。毛人凤有个胞弟叫毛万里,1932年间于杭州投考警官学校,在未发榜间,闻主考官乃为戴笠,便写信给戴,说明了情况。戴果真关怀备至,一年后,毛万里竟成了戴身边工作人员。1934年的一天,戴笠突然向毛万里问起毛人凤情况,这时的毛人凤在崇德县政府内当科长,戴征得毛人凤的同意后,将其安排到杭州警官学校政治特派员办公室任书记,自此,毛人凤跨入了军统大门。毛人凤初入军统时已经36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已经浪费了大把时间
,可供拼搏的时间少得可怜。他在军统内,论资历没资历,论关系也就认识个戴局长,论专业更是个门外汉,可他硬生生地在单位站稳了脚跟。有传言说,毛人凤晚年曾向人透露自己的做官秘诀叫做“笑、忍、狠”,一说是“笑、勤、忍”,想毛人凤后来能升到局长位置,单凭好勇斗狠肯定是不行的,因此刘秉荣采用第二说,即“笑、勤、忍”。

先说“笑”,即以笑脸对上对下。毛人凤在军统局当代理秘书间,是个有名的“笑面虎”。他从不发脾气。而戴笠是官大脾气长,脾气非常暴烈,常为一些小事动辄骂人打人关人,每遇到这种情况时,毛人凤总是向戴笠引咎自责,把责任或错误揽在自己身上,使得被责之人对毛感激不尽。毛在军统局里一副笑脸,在外边也不耍军统的威风,能吃亏让人。毛人凤除了肯代人受过外,还乐于替人排忧解难。军统局党政情报处副处长叶翔之、侦缉大队大队长谈荣章二人与侦缉大队女特务杨吉昌发生奸情,后杨堕胎时流血过多而死,杨的同学要联合起来告叶、谈二人,经毛调解,将此事化无。由于毛人凤常在戴面前替人说情,因此,戴常斥责他是“菩萨心肠”,不是大丈夫,不能成大器,毛一笑了之。

图片 1

毛人凤的“笑”是说他情商高,而接下来的“勤”则确确实实是用功的表现。毛的工作精神在军统里是有名的。他总是默默地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各种文件。1942年,戴笠打算让姜绍谟接替毛人凤工作,送毛入军校高教班受训。姜这日到了重庆,住在了军统所在地罗家湾本部。他有早起的习惯,这天凌晨5时,便起床到了院中,见秘书室有灯光,进去一看,见是毛人凤伏案阅公文,遂道:“你起得可真早。”毛人凤见是姜绍谟,回答道:“我这一夜还没睡呢。”军统局的特务们,凡是经他手的报告,都一一落到实处,特务们也都乐于找他。抗战间,毛人凤在军统局局本部的一间一丈五尺见方的小楼房内,整天坐在那里,批阅处理上传下达文件,常常通宵不眠,而且每个科员都可随时找他解决问题,他总是认真地处理。光是会“笑”还不够,关键还是要忍,忍住欲望,时刻保持清醒,毛人凤在这一点上实在是个人才。抗战间,军统局局本部在重庆掌握的公开单位很多,局本部各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常常借口视察工作,乘机找油水,要下级部门“进贡”。

而毛从来不去,许多机关的领导常常请他去视察,他总以自己不是负责人而推掉。实在推不掉的场合,他也只作一般性的业务报告,不以领导者自居。每当戴笠出门间,军统在每星期一上午举行的总理纪念周活动时,毛总是请郑介民或唐纵来主持,自己从不出面主持。毛人凤以不露声色的忍耐精神,将其野心深深埋在心内,以待时机的到来。这样一个深藏不露的毛人凤,最终做到军统一号位置是不稀奇的。1946年3月,戴笠乘从青岛起飞的飞机前往上海,在南京附近飞机蹊跷坠毁,老大的位置空了出来。蒋起初是让郑介民主持工作,毛人凤辅佐他。老好人毛人凤这时放弃了忍,搞垮了郑介民
。郑一向假惺惺地冒充自己廉洁,他自己不出面搞钱,却让老婆出面去搞。北平办事处主任马汉三,在接收日伪财产和纵放日本战犯中中饱私囊,并将贪污之钱送给了郑介民老婆不少。马和毛亦是老朋友,但毛为搞垮郑介民
,不惜牺牲与马之友情,将马以贪污罪名,上报于蒋介石处死。郑介民只有饮恨于心,亦无可奈何,最终让出位置。

当上一把手的毛人凤,不再是那个老好人的形象,杀起人毫不手软。1949年9月6日,毛人凤奉蒋介石指令,杀害杨虎城将军全家于松林坡,连小孩都没放过。10月28日,陈然、王朴、成善谋等10人被杀害于大坪剧场。重庆解放前夕,毛人凤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渣滓洞大屠杀。值得一提的是,解放的当年,毛人凤还活跃于青岛,进行特务活动,甚至打算把青岛筹建成为整个华北、东北的特务大本营。由青岛市档案局编辑的《青岛解放档案文献图集》收有一封信,是1949年3月19日,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关于在青岛设立特务机关,给山东政府主席兼青岛市市长秦德纯的信。在信中,毛人凤首先就秦德纯兼任青岛市市长表示祝贺,此外还表示“为便于指挥东北华北工作计,特在青岛设立办事处,派王蒲臣同志为主任”。

为实施白色恐怖,国民党当局在青岛布设了大批特务组织,破坏中共地下组织,镇压人民群众反抗斗争,还在青岛设立高等特种刑事法庭,专门审理所谓“共产党嫌疑”等政治案件。早在1948年8月,国民党中统局长叶秀峰和军统局长毛人凤就曾来青岛进行视察,其目的是要在青岛建立更为严密的特务组织。直到解放前夕的1949年5月21日,特务分子孤注一掷,国民党青岛市警察局一夜之间逮捕了“涉嫌政治问题者”60余人,其中21人未经审讯即惨遭杀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