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质量高,市场认可度强,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王蛟虎的ldquo;飞鸡rdquo;养殖合作社名声远播。然而,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隆冬时节,昌宁县鸡飞镇鸡飞村大鸡飞与澡塘社区小鸡飞结合部茂密的森林里,不时传来公鸡打鸣、母鸡歌唱之音,与林中的鸟鸣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一曲独特的“森林交响曲”。这大山里哪来这么多鸡叫的声音?觅着声音找去,原来放养在森林里的数千只鸡,正在自由自在地觅食,时而奏出动听的乐曲。
这些鸡,是刚成立不久的“飞鸡”家禽养殖专业合作社的社员们投放在各自铁丝网围成的区域里的。“飞鸡”专业合作社的养殖基地,均为植被覆盖较好的林地,规划总占地面积2520亩,设置了防疫观察区、种苗孵化区、生态养殖区、美食体验区、生活办公区等五大功能区。采取合作社搭台、分户式管理、集中化服务、现代化销售的方式,计划年出栏生态土鸡20万只。目前,已发展社员38户,一期428亩核心养殖区已建成,11户社员已投养土鸡近万只。
鸡飞村后山村民小组村民许建周,就是专业合作社的社员之一,他每天在养殖场里看管鸡,连晚上也住在林边的活动板房里,是真正的“鸡倌”。看着林中跑来跑去的鸡,许建周开心地说:“在政府的关心下,我们自发组建了专业合作社。我本人就养了2700多只,我们要打造林下养殖这个品牌,坚信一定会做成功的。下一步我们还要统一收购,统一出售,到外地跑销售土鸡路子,最终实现脱贫致富。”
“这下鸡飞山真正名副其实了。”看着一只公鸡一下子飞到树上,合作社理事长、澡塘社区大学生村官王蛟虎笑着讲起了大鸡飞和小鸡飞地名的来历。传说很久以前,在昌宁右甸坝鸡蛋山下遍布毒泉哑水,土着居民深受其害。为拯求众生,上天派下两名大仙点石成塔,指水为泉。这水既可食用,又可治病愈疾。可惜寨内一些纨绔子弟公然在热水沟屠牛宰狗,洗秽泼污。由此触怒了天庭,两大仙趁着雨夜拎起石塔,提起热泉向南飘然而去。行至甸南90里山间,惊起一大一小两只金鸡展翅高唱,留下石窝而去。大的金鸡后来变为了大鸡飞山,小的金鸡变成了小鸡飞山。
“现代人对生态、健康的追求越来越强烈,这种自然放养、纯生态养殖的土鸡很有市场空间。过去,农户由于没有资金、技术的支持,同时销售也困难,只能散户养殖。但散户养的土鸡,数量有限,品质也参差不齐。我们成立这个合作社,就是看准了市场需求而建的。”王蛟虎说,“我们社员中,建档立卡贫困户占了三分之二还多。这次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各级各部门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探索出一条新的脱贫路子来。”
“我们要养好会飞的鸡,让我们的土鸡飞向大市场。”王蛟虎信心十足地说,合作社将采取统一种苗供应、统一建设标准、统一疫病防控、统一成品回收、统一品牌打造、统一技术服务“六个统一”与分户养殖有机结合,走出一条合作社服务、养殖户饲养、现代化集中营销的路子,打造好品牌,拓展好市场,同时,以生态美食游、农事体验游等方式,最大限度延伸产业链条,在合作社和社员发展的基础上,带动全镇及周边养殖户在自己家的森林里发展养殖。

王蛟虎说,养殖基地创办之初,他资金靠借、技术靠摸、市场靠闯、时间靠挤,最终咬牙坚持了一年,才算闯过了难关。建场之初,王蛟虎靠借贷10万元起步,本以为投入后应该可以投产了,殊不知还未办完土地流转、场地初建、车辆购置、鸡苗引进,钱就花得差不多了,他只好又贷款,并向亲戚朋友借,先后筹集了40万元不断完善设施、扩大生产。

鸡飞山上养ldquo;飞鸡rdquo;

ldquo;做林下生态养鸡项目,可以说是机缘巧合。rdquo;王蛟虎说,作为一名大学生村官,他一直想做点事情来体现自己的价值,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2015年,昌宁县扶贫攻坚拉开帷幕,王蛟虎被抽调至鸡飞镇澡塘村委会工作,一次他路过澡塘村委会鸡飞村民小组时,被路边树林里飞出的一只鸡吓了一跳,打听后他得知这种鸡能飞二三十米远。王蛟虎顿时生出灵感:如今人们追求生态健康饮食,会飞的鸡应该大有市场。

随ldquo;鸡rdquo;应变克难关

ldquo;有两次差不多坚持不下去了。rdquo;王蛟虎说,一次是刚建场时因没有掌握养殖技术,导致数百只半大鸡死亡;另一次是进鸡苗时因技术不到位致1800多只鸡苗死亡。在云南农业大学的相关专家的帮助下,王蛟虎终于找到了原因。他说这两件事让自己越来越明白了技术的重要性,不仅自己潜心总结,还培养了一名专职的技术员,为社员和周边群众做技术服务。

林下养殖土鸡带动了村民脱贫致富。

昌宁县鸡飞镇80后大学生村官王蛟虎以10万元的贷款起步,发展林下养殖,并带动了159户村民加入养殖合作社,通过发展生态养殖,让村民真正实现了可持续脱贫,为大学生村官树立了样板。林下…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