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廉,高俅的叔伯兄弟,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高唐州知府。高廉与高俅不一样,他有真才实学,文武两全,尤其是道法,非常厉害,让宋江吃尽了苦头。有个奸臣叔伯兄弟,高廉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在高唐州横行害人,无所不为。

高廉虽然有一个受道君皇帝专宠的叔伯兄弟,但他毕竟不是高俅,来到高唐州,与达官贵人们搞好关系还是有必要的。多树敌不如多交朋友,这个简单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图片 1

高唐州有柴皇城,他是后周世宗的后人。赵匡胤在陈桥驿起兵后,赐柴氏铁券文书,保证柴宗训及其子孙永享富贵,即使犯罪也不得加刑。到柴皇城这一辈,柴家早已没有往日的辉煌,只是靠祖荫生活的大贵族罢了。

可不管现在的柴家如何,大宋王朝的皇帝以及官员们还是给柴家三分面子的。高廉治下的高唐州有这样的贵族,高廉应该与他保持良好的关系。可是,恰恰相反,高廉一点面子也不给。

高廉的妻舅殷天锡找柴皇城要后花园,柴皇城不给,且告诉殷天锡柴家是金枝玉叶,有先朝丹书铁券在门,诸人不许欺侮。可殷天锡不但不害怕,还打了柴皇城。

后来,柴进来到高唐州,殷天锡来闹事,柴进再次提到丹书铁券,殷天锡依然不怕,且要打柴进。李逵在这个时候冲出来,杀死了殷天锡。

之后,柴进让李逵跑路,他自认为有丹书铁券,不怕高廉。可高廉也不怕这丹书铁券,并把柴进打个半死,钉了死囚枷发下牢里监收。

高廉和殷天锡不怕柴进,这点也可以理解,毕竟开始没见丹书铁券,柴进也没带来。可后来,高廉拿了柴进一家老小。这期间,一定见过那丹书铁券。此时的高廉,应该怕了吧?他可以放了柴进,有高俅替他求情,也不会受到处罚。可他还是没有放,且要取柴进施刑。

图片 2

高廉、殷天锡,胆子太大,敢动柴家。他们为何如此大胆,是谁给他撑腰呢?高俅?不是。高俅再怎么一手遮天,也不敢与柴家作对。那是谁呢?只有一个人,宋徽宗。只有皇帝给高廉撑腰,高廉才敢不给柴家面子。

宋徽宗赵佶,宋朝第八位皇帝。在此之前的皇帝并没有动柴家,也没有动的必要,他们也不惹事,也不干预政事。宋微宗也没有必要动柴家,当时的柴家不可能翻起什么大浪。可是,柴家出了一个柴进。

柴进一直在沧州,仗义疏财,喜好结纳四方豪杰,被誉为当世孟尝君。先后资助过梁山首任寨主王伦、走投无路的林冲、逃命的武松、杀人外逃的宋江等江湖好汉。

柴进做事毫无避讳,且经常跟犯下大罪的逃犯说:“便杀了朝廷的命官,劫了府库的财物,柴进也敢藏在庄里。”当地官员追缉人犯,从不敢到柴进庄上搜查,就算过问一下,也要低三下四,小心翼翼的问。

柴进之所以如此霸道,皆因祖上留下来的“丹书铁券”。

柴进的霸道,天下皆知,犯下大罪的犯人,只要有命逃到柴进庄上,就等于被“特赦”,有了活命的机会,在柴进庄上待上个一年半载,等风声过了,在柴进的资助下找个地盘拉支队伍打家劫舍做山贼。

这样的柴进,道君皇帝会不清楚吗?当然清楚。就算开始不清楚,像高俅这样的人也会时不时的参一本,添油加醋的说柴进如何如何。柴进包庇了很多权臣的仇人,比如林冲,高俅做梦都想杀死他。

高调的柴进,早已成为某些奸臣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道君皇帝也容不下柴进,柴进与朝廷律法作对,就是与皇帝作对。假如逃犯都往柴进那里跑,那大宋朝还怎么治理呢。所以,柴进已经成为道君皇帝心中的一块心病。

图片 3

怎样才能除掉柴进呢?到沧州抓他肯定不行。因此,高廉出现在高唐州,并且一来就盯上了柴皇城。柴皇城没有丹书铁券,但他可以向自己的侄子柴进求助,只要柴进敢来高唐州,高廉就敢将他拿下。只不过,殷天锡的死是个例外。若是没有李逵,柴进照样被抓。以他的脾气,绝不会向高廉屈服。高廉有皇帝撑腰,也不会怕柴进。柴进有丹书铁券,高廉手里有权,最后倒霉的还是柴进。

柴家有此下场,与柴进之前的所作所为有关。仗义疏财,喜好结纳四方豪杰,皇帝不会管,但与朝廷作对,不断的庇护犯下大罪的犯人且屡次拿丹书铁券挑战皇权,威胁皇权,皇帝绝对不能忍。

丹书铁券,帮了柴进,也害了柴进。

萌书生解读《西游记》、《水浒传》、历史与传统文化等持续更新。不媚俗、不借鉴,观点独特,耐人寻味。看更多精彩文章,请及时关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