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稻”漩涡 “(出事的)那个(品种)不是被列入农业部超级稻名单的”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齐岳峰/北京报道
这个春天,一场与“超级稻”有关的舆论风暴骤起。 风暴其实发…

安徽蚌埠地区万亩“两优0293”水稻大幅减产引发的“超级稻”风波还在发酵,涉事种子现已停售。
4月12日晚,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隆平高科”)发布…
安徽蚌埠地区万亩“两优0293”水稻大幅减产引发的“超级稻”风波还在发酵,涉事种子现已停售。
4月12日晚,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隆平高科”)发布公告宣布称,公司销售的“两优0293”产品质量符合国家标准,“但鉴于2014年安徽蚌埠地区因极端气候导致部分种植农户蒙受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公司决定停止销售‘两优0293’”。
与此同时,针对农业部“两优0293”不是超级稻的说法,隆平高科则向媒体解释,“两优0293”是湖南省认定的超级稻品种。农业部的说法只是说明“两优0293”不是农业部认定的超级稻,而超级稻既有国家认定,也有省级认定。
标签、标识符合规范?
4月9日,《南方周末》报道,由于感染稻瘟病,安徽蚌埠地区万亩“两优0293”超级稻大幅减产,甚至部分绝收。报道还指,隆平高科涉嫌虚假宣传、没有充分提示低抗性风险。“两优0293”内外包装袋不一致,外包装袋上明确标注“抗性:稻瘟病平均5.6级”,这意味着发病率不到25%。撕开包装袋,混杂在种子中的一张白色纸片上,则在抗性5.6级之后,多了四个字:“最高9级”。这意味着,发病率超过50%,甚至达到100%。
对此,隆平高科在公告中称,“两优0293”包装标签、标识符合《农作物种子标签通则》(GB20464-2006)关于种子标签标注的要求。
不过,财新记者查阅《农作物种子标签通则》发现,抗病性虽属于“宜加注内容”,非强制性加注内容,但《农作物种子标签通则》总则即有“真实、合法、规范”要求,包括种子标签标注内容应真实有效与销售的农作物商品种子相符、种子标签标注内容表述应准确科学规范。
持续低温连阴雨是减产绝收主因?
隆平高科重申,“两优0293”于2006年通过国家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国审稻2006045号),根据审定意见,该品种适宜在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安徽、浙江、江苏的长江流域稻区(武陵山区除外)以及河南南部稻区的稻瘟病轻发区作一季中稻种植。安徽蚌埠地区属于稻瘟病轻发地区,该品种自2008年至2013年已经在该地区连续种植6年,未出现稻瘟病灾害情况。持续低温连阴雨是“两优0293”减产和绝收的主要原因。
其表示,根据安徽省气象中心公开数据,2014年7月至8月安徽省遭受罕见的低温多雨天气,两月平均气温为26.2摄氏度,为1994年以来最低,其中蚌埠气温为半个世纪以来历史同期最低。有关政府部门据此发布了病虫害预报,“公司也督促代理商向农户发送了相关信息,但由于持续低温连阴雨的极端气候影响、防治效果不佳等原因,上述地区多个易感稻瘟病品种出现了减产或绝收情况,其中包括公司的‘两优0293’。”
保险公司也因此对相关农户进行保险赔付。
隆平高科并引述五河县农业委员会和淮上区种子管理站2014年9月组织专家鉴定结论以做支持。不过,这份鉴定结论是将“由于孕、抽穗期间低温连阴雨、品种本身高感稻瘟病、加上适期预防措施不到位”,共同作为“导致该病爆发的主要原因”。
是否“超级稻”?
超级稻事件发生后,引发舆论对超级稻质量、审定问题以及全面发展超级稻的反思和质疑。舆论鼎沸之际,农业部4月11日通过《人民日报》回应称,“两优0293”不是超级稻品种。袁隆平秘书杨耀松则对《南方都市报》记者回应称,这次安徽水稻产区的减产,“天气原因、病虫害原因都有。这件事情和袁老没有一点关系。”他解释说,超级水稻是袁隆平领衔的,
“但‘两优0293’品种不是袁隆平个人选育的。”按照这些说法,“两优0293”和超级稻、袁隆平都没有关系。
不过,农业部的解释却显含糊,仅称:2005—2007年农业部采用《超级稻品种确认试行办法》对水稻品种进行超级稻认定。2008年,农业部印发了《超级稻品种确认办法》,在产量高、品质优、抗性强、适应广的要求下,明确超级稻的品种指标、确认程序和退出机制。2005—2015年,农业部累计冠名了146个超级稻品种。由于冠名后推广面积不达标等因素,陆续有28个品种被取消了超级稻品种资格。目前仍有118个超级稻品种在确认范围内。
隆平高科则向媒体解释,“两优0293”是湖南省认定的超级稻品种。农业部的说法只是说明“两优0293”不是农业部认定的超级稻,而超级稻既有国家认定,也有省级认定,不能说各省认定的就不算。
而隆平高科则一直以“袁隆平”名号向农民宣传“两优0293”。财新记者获取的“两优0293”宣传资料显示,种子包装袋的背面,即印着袁隆平在田间的照片。宣传单张上,用大号字在栏头写着“袁隆平院士第二期超级稻代表品种”,并称出米率高,适口性好,“一般亩产可达800公斤以上”。
隆平高科表示,“两优0293”2014年销售收入约700万元,停止销售和后续处理将会对公司利润产生一定的影响。灾害发生后,公司本着承担社会责任的态度一直积极与受灾农户代表、经销商和农业管理部门进行沟通,探讨尽可能的救助方案,并在分期分批落实;并将继续加大科研投入,强化研发能力,打造业内一流的商业化育种体系,已选育抗性好、米质优、产量高的广适性杂交水稻新组合,并尽快投放市场。

“超级稻”漩涡

“(出事的)那个(品种)不是被列入农业部超级稻名单的”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齐岳峰/北京报道

这个春天,一场与“超级稻”有关的舆论风暴骤起。

风暴其实发酵自2014年底——当时,有消息称中国安徽蚌埠农民种植的“超级稻”出现大面积减产,甚至绝收。在此前某媒体的报道中,受灾农民质疑种子生产企业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平高科(24.78,
0.38, 1.56%))涉嫌虚假宣传、隐瞒品种缺陷。

安徽省农业委员会下属的种子管理总站因此明确表示,不再欢迎涉事超级稻品种“两优0293”。

真相究竟如何呢?

“与袁老师没有任何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隆平高科”是一家成立于1999年的农业科技公司,袁隆平院士是公司名誉董事长和股东。

在2010中国种业骨干企业排名中,“隆平高科”位居第一。

《瞭望东方周刊》没有获知明确的公司市场数据,但“隆平高科”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的种子在各地“就是通过经销商逐步推广”。

袁隆平的秘书杨耀松也对《瞭望东方周刊》称涉事的“是安徽省内自己推广的稻种”,按照市场惯例,这种推广模式应该通过具体的公司分支机构进行。

前述媒体的报道写道,“隆平高科”的业务员和种子经销商总是宣扬“两优0293”的诸多优势:适应性广、高产栽培可达900公斤以上。“两优0293”很快成了明星产品。

“超级稻绝收”事件发酵至此,杨耀松说,他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此事)要与‘隆平高科’沟通”。

他对有的媒体聚焦袁隆平表示了不满,“具体的行为袁老师没有涉入,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进一步明确说,袁隆平没有参与“隆平高科”的经营,“他是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不参与‘超级稻’的推广和销售。”

天气或是元凶?

“隆平高科”提供给《瞭望东方周刊》的资料称,“两优0293”于2006年通过国家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国审稻2006045号),该品种适宜在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安徽、浙江、江苏的长江流域稻区(武陵山区除外)以及河南南部稻区的稻瘟病轻发区作一季中稻种植。

安徽蚌埠地区属于稻瘟病轻发地区,“两优0293”自2008年至2013年已经在该地区连续种植6年,未出现稻瘟病灾害情况。其包装标签、标识符合《农作物种子标签通则》(GB20464-2006)关于种子标签标注的要求。

杨耀松强调,“袁老师要求‘隆平高科’去调查这个事情,究竟多少产量损失、品种是谁经营的、谁做的,该补偿的要补偿。”

“隆平高科”认为,持续不佳的天气,是此次农民受灾的重要原因。

公司方对本刊记者称,
2014年7月至8月安徽省遭受罕见的低温多雨天气,两月平均气温为26.2摄氏度,为1994年以来最低,其中蚌埠气温为半个世纪以来历史同期最低。

“由于持续低温连阴雨的极端气候影响、防治效果不佳等原因,上述地区多个易感稻瘟病品种出现了减产或绝收情况,其中包括公司的‘两优0293’。”

之所以得出这个依据,“隆平高科”的说法是,此次受灾地区之一的五河县,其县农业委员会和淮上区种子管理站,曾于2014年9月分别组织两批专家进行了两次农作物种子田间现场鉴定,“鉴定结论为:田间出现的危害情况系典型穗颈瘟危害所致,主要是由于孕、抽穗期间低温连阴雨,品种本身高感稻瘟病,加上适期预防措施不到位,是导致该病暴发的主要原因。”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