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部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指出,将建立健全信息公开制度,向社会公开项目立项、验收、成果和资金安排的信息,强化对项目审批权及管理权的社会监督;强化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统一管理,建立对审计报告抽查制度。

科研腐败再引关注:管理体制改革路在何方

科技部还在2005年出台了防止课题经费乱用的8条禁令,其中要求“严禁挤占挪用课题经费、超预算范围开支的行为”“严禁编制虚假预算套取课题经费”等。

中新网北京10月13日电 题:科研界再揪“经费硕鼠” 管理体制改革路在何方?
作者:陈伊昕
日前,7名教授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两千多万元的消息震惊坊间,科研经费的“潜规则”再次被翻出台面,利益输出方法花样百出、令人咋舌。科研经费腐败频发,对此,有学者建议,应当改革科研管理体系,转变考核机制,落实财务公开。
七教授套取专项资金两千余万被查 科研腐败引关注
10月10日,科学技术部党组通报,审计署2012年4月审计发现5所大学7名教授弄虚作假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2500多万元的问题,目前已有8人被查处。
在上述8人中,浙江大学教授陈英旭、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宋茂强已被判刑。前者曾承担由环境保护部牵头组织实施的“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重大专项有关课题,因将专项科研经费套取或者变现非法占为己有贪污近千万元一审获刑十年,后者亦因一审被判贪污罪,或迎十年半铁窗生涯。
被查处的还有一对“学术伉俪”,即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李澎涛、王新月。该二人承担的是由卫生部牵头组织实施的“重大新药创制”重大专项有关课题。目前,两人均被批捕。
在已被批捕的名单中,曾被称为中国最年轻院士的李宁颇引人关注。李宁是国内动物转基因克隆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曾培养出中国第一头体细胞克隆猪。今年8月,媒体曝出这位“明星教授”被带走,其名下有四家公司,或为帮助转移经费。此番“失守”,或与他承担的由农业部牵头组织实施的“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有关课题有关。
其实,科研项目变“个人提款机”并不罕见。有媒体统计,在近年曝光的科研腐败案中,由高校科研经费管理使用混乱所致的腐败问题占比较大。中国科协一项调查显示: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仅占约四成,这意味着大量科研经费流失在项目之外。
项目推进绕不过“人情纽带” 利益输送方法颇费心思
在此次曝光的七名教授经费套现的事件中,已被判刑的陈英旭,即是利用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苕溪课题”总负责人的职务便利,编制虚假预算,将关联公司列为课题外协单位,再通过授意关联公司开具虚假发票、编造虚假合同、编制虚假账目等手段,将近千万元专项科研经费套取,或变现非法占为己有。
值得注意的是,此案中的两家关联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系其手下的两名博士生。而检察机关指控1022.6646万元之所以未被全部认定,是因为其中有几十万元,因发票缺位或不能显示内容,被视为证据不足,未予认定。
除了凑发票、假借与企业合作转移经费,腾挪经费还能靠钻经费管理的空子,进行横向经费(课题组承接来自企业、学校等平行单位的科研项目)和纵向经费(课题组申请的国家级、部委级的科研项目)的“互换”。部分科研人员将能够正经花的钱都凑到纵向的账目上,纵向经费中一些实在走不了的账,则依赖横向经费抵销,用不完就塞进自己的腰包。曾有学者就此呼吁,取消对课题项目“纵向”、“横向”的分类,对于所有科研项目都一视同仁。
科研经费的利益输送花样翻新,甚至有“领导关照”。有媒体援引业内人士的说法称,一些领导为换取高学历,大力支持高校搞科研项目。一方出钱给项目,一方派发学位。此外,科研经费花不完很少有人退,花不完也要花。财务可报销的名目都去做账,该报道中的一名高校财务人员称,“从财务的角度,我们只审核发票的合法性,不管发票的合理性。”
然而,科研圈“跑冒滴漏”的现象屡见不鲜,“潜规则”甚至成为公开的秘密。此番“陨落”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宁,其所在学校的某教师曾表示,“全农大都知道他的账不太清楚”。可见,项目监督的落实乃至科研管理体系的规范工作迫在眉睫。
“重立项轻研究”助长经费异化 学者吁改革科研管理体系
细察中国科研经费腐败的土壤,在知名教育学者熊丙奇看来,从科研项目立项、经费管理到项目评价,整个环节由行政部门主导,这使得科研领域普遍存在着“重立项、轻研究”的问题。而不少高效和机构将获得课题作为考核标准,这种导向更不利学者深耕学术,而是想着如何折腾经费,包装成果。
针对这种现象,熊丙奇建议,应该将由行政部门主导科研经费配置,改革为由公益的科研基金会负责国家课题、项目资助。与此同时,成立独立的学术委员会,对申请者按学术原则、学术标准进行评价,从而防止各种行政、利益因素干扰课题评审。
在缺乏有效机制约束的情况下,科研项目的进程更绕不过人情纽带,使得经费的使用本身发生异化,在各个环节发生流失。
“在申请课题时,有的学者为获得项目,要对设立部门、评审专家进行公关;在获得课题之后,为建立与设立方的良好关系,有的还向设立方返还经费,也就是所谓的回扣。”熊丙奇同时指出,部分高校将课题经费同研究人员薪酬挂钩,导致申请课题成为研究者的致富手段。
对此,熊丙奇的建议是,建立学术同行评价机制,转变对研究人员的行政性考核,一改当前的量化评价指标。同时,取消科研提成制度,科研人员的待遇不与申请课题经费挂钩,而是实行年薪制,“在国外,年薪制和终身教授制度、学术自治,是保障学术自由,激发学者科研创造活力的最基本制度。”
此外,以前的事前管理需要明确科研项目预算,并严格按预算支出,但在熊丙奇看来,这并不符合科研规律,因为部分开支很难在开始研究时就预计。然而,申请者为通过立项,有时会列出不需要的设备开支,最终导致闲置浪费,甚至存在购置设备以次充好等问题。
针对这一问题,熊丙奇指出,要给科研人员支配经费的权利,同时要求科研人员必须公开所有财务信息,接受独立审计。遗憾的是,将高校财务资产管理纳入信息公开范围的《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早在2010年就已出台,但并未得到有效实施。
另外,除了规定落实存在困难,也有人担心,由于有关方面放权尚有困难,部门空间内存在权力寻租,高校教师的话语权相对较弱等原因,科研管理体制的改革仍存阻力。
更多阅读 京华时报:检讨教授“失足”科研经费机制当改
时评:加强科研反腐的同时 应完善科研资源分配
中国工程院回应院士被捕:将视判决严肃处理
农大回应院士教授套取科研经费:配合审查 5所大学7名教授套取专项资金2人判刑

10月10日,中纪委官网发布中共科学技术部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通报披露,因为弄虚作假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承担“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有关课题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宁被依法批捕。李宁还是中国工程院院士。

山东大学刘兆平采取虚开发票的方式,骗取科研经费等公款341.8万元,被判刑13年。

教育部学风建设委员会委员杨玉圣则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专门机构监管科研经费使用,财务出纳等在程序上也形同虚设。

10月16日,中纪委监察部官网发布消息称,继去年上半年第一批科研经费专项检查后,教育部今年第二批专项检查面向30所直属高校。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要求科研经费管理情况专项检查对75所高校完全覆盖。

常见手段:贪吞挪骗

北京邮电大学原教授宋茂强借用他人身份证件办理银行存折冒名领取劳务费,将68万元科研经费据为己有,被判刑10年6个月。

“我国目前还没有一部关于科研经费的立项、审批、使用和监管方面的系统法律出台,以明确项目经费管理主要内容、工作程序,明确科研经费的开支范围、开支标准和经费审批权限,明确对弄虚作假、截留、挪用、挤占科研经费等违反财经纪律的行为处罚等。”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看来,经费核算管理不力的原因在于我国尚无统一的、指导性较强的科研经费核算和管理制度。

除了凑发票、假借与企业合作转移经费外,还存在为“调账”(按照项目申请书的要求列出科技经费使用的财务表,把其中与项目资金申请书不符的进行调整)而进行的纵向横向经费“互换”。

在德国,每位教授都可根据自己的兴趣向德国科学基金会提出项目申请,由后者组织该领域专家进行评审,这些评审专家通常被要求在近十年内与项目申请人,甚至是申请人所在学校没有任何公开的合作关系。经费出纳和审查都掌握在第三方手中,德国科学基金会以及隶属国家的独立审查机构还会对项目开支进行抽查。

“大多数科研经费使用单位也都依据规章制定了一整套的经费管理制度,但由于种种原因流于形式而得不到有效执行。”熊丙奇认为,实践中对科研经费的监管基本处于真空状态。教育部学风建设委员…

浙江大学原教授陈英旭将科研经费划入自己控制的公司,贪污945万余元,被判刑10年。

记者注意到,国外对于科研经费的管理也有严格制度。在美国,科研经费的拨款与审核彼此独立,经费使用要经过院系专门经费管理人员、学校的基金管理机构和相关拨款机构“三道关”监督。

陈英旭案即是典型——陈利用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苕溪课题”总负责人的职务便利,编制虚假预算,将关联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陈的两名博士生)列为课题外协单位,再通过授意关联公司开具虚假发票、编造虚假合同、编制虚假账目等手段,将近千万元专项科研经费套取,或变现非法占为己有。

法治周末记者对已经曝光的科研经费贪腐案件梳理后发现,通过开具虚假发票、编造虚假合同、编制虚假账目和虚构科研项目支出等手段套现以及挪用科研项目经费,是科研经费贪腐最为常见的几种手段。

这是近日教育部通报的4起科研经费使用违规违纪典型案件。

“科技部门的审批权力过于集中,现在很多科研项目审批不是按照学术标准、学术能力和学术贡献,而是往往考察行政背景、人情往来。”一位不愿具名的高校老师告诉记者,经费管理者和经费使用者达成“利益同盟”,管理者当然会对经费乱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熊丙奇认为,这是科研经费预算管理制度不科学,普遍存在“重立项、轻研究”问题的结果。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